半桶水響叮噹以文找文

有些人很嚴肅很嚴謹

喜歡把人生大道理掛在嘴邊

基本上有兩種人 不會這麼做

一種是對於人生大道理 覺得莫名其妙的 不以實行者

一種是知道了太多 所以選擇幽默以對

只有一種人 會把這種Boring的事 掛著說 並自以為很專精

就是裝了半桶水的人

這就是 之所謂半桶水響叮噹

以前我常待在學校底下 聽著無聊的校長演講

我說台灣人學生不喜歡聽演講 一定是這些教官跟校長害的

其實也不能怪他們 誰叫他們生活環境就是這樣

尤其是教官 生活背景就是嚴謹的軍隊

但是 這個社會上 不會有人看你的背景來同情你

他們看的 只有你表現出來的結果

anyway 我的朋友大部分有兩種

一種很幽默風趣 但是沒什麼墨水 得過且過 賺多少花多少

一種是滿腹經論 無聊到了極點 整日把人生大道理掛在嘴邊

但這種人卻很懂事 想很多 會為自己的未來打算

我一直以為 生活中這兩種人是對立的

直到接觸到更多人 遇到更多事 我才發現

真正懂得待人接物 真正懂事的人 會為自己打算的人

最初你看起來這個人是非常幽默謙和的人

當你慢慢接觸與熟悉之後 你卻發現 其實這個人 擁有著廣大的智慧

卻深藏不露

他們會用他們的幽默 去看待世界上的一切

這 才是真正的智慧啊

沒錯 就是 Still waters run deep(靜水深流)

大智若愚

以前我覺得小唐教的英文很厲害

上課他都會講很多 我不知道的哲理

告訴我們做人應該怎樣 怎麼樣才不會被社會打倒

也會提及他在外國念書 專門念的英文字型字音學 是別的老師不會的

可是言談之中 卻不經意的流露出一種憤世嫉俗

無意之間就開始批評起政黨人物 開始抱怨些他遇過的遭遇

當時我覺得 他真的很厲害 像這麼厲害的人 會憤世嫉俗也許是因為高處不勝寒吧

後來我遇見了小章英文 他教的英文也不賴

剛開始遇見他 他並不會說些哲理 也不會告訴我們做人應該怎麼樣

更不會強調說 他在國外念了什麼英文

第一堂課 他告訴我們 要好好念書 插大是一個人生的轉淚點 會重新洗牌

他叮嚀我們的英文 要我們好好念書

看我們快睡著了 就講一些很好笑的事 比如說 他在國外六旗遊樂園的白痴趣事

那時候我根本不知道 眼前這個人他有多厲害

要不是後來他說了一些其他搞笑的事情 我怎麼會知道他是這麼疼老婆 我怎麼會知道這傢伙擁有雙碩士(還是博士?)

他不但有英文學歷還有EMBA(國貿的)我整個傻眼

天啊 他好深藏不露 他不從不刻意告訴我們 做人應該怎樣

但卻會從一些他曾經發生過 很好笑很好笑的故事之間 隱寓著傳達他想表達的概念

這才是高手啊

真是讓我整個人很佩服!!!

我喜歡聽演講

當然不是校長的演講(那我會睡著)

結果我發現 越是有成就的人 他們的演講越是有趣 越是吸引人

你不會聽見他們像校長跟你說的無趣人生大道理

他們告訴你的一則則有趣的故事

但這些故事中 你卻能得到你原本無法想像的多

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一場王品牛排的董事長戴勝益 他的演講好幽默

反之 那次演講還請了另一個女生 她的職位也不小 但創意總監就比董事長差的有點遠

她談話的內容明顯會讓你覺得 她刻意想傳達一些人生理念 反而效果不彰 大家都有點想睡覺

這難道不就是 半桶水響叮噹嗎

我覺得那女生也很厲害 只是她尚年輕

或許等到歷經更多社會的礪練 就會變得比較深沉內煉吧

雖然說 有句話叫 大惑者終生不解,大愚者終生不靈

但你明知道這句話 卻對著一個年紀尚輕的女孩說著人生大道理

這就是我家小國做的事

一個玩鬧的女生對小國說 我就是比較喜歡史努比 Hello kitty 好醜阿!!快投降吧!

結果我一直以為學識淵博的小國竟然說 大惑者終生不解,大愚者終生不靈

然後對她說了一堆人生大到理 說人該有雅量 要去尊重別人喜歡的東西

其實回這句話很簡單 根本不用說太多

只要說 ”好好 我投降 妳贏了 妳的史努比打敗了HelloKitty好厲害阿…爽了吧!”

這樣就好拉

人就原本就已經很無聊了 何必再把那些無聊事加進去 幽默以對不是輕鬆許多

講後者這種話的人 就好比管仲 他知道什麼時候該說 什麼時候不該說 他知道怎麼做才是明哲保身

有時候你看起來 覺得他做錯了 其實他做的才是對的 就像他奢侈 是為了怕功高震主

他喝酒看似荒淫 是為了要拉攏那些小人 因為他明白 自命清高 只會設立敵人

但你看 他雖然這麼做 卻推出了尊王攘夷

光是這點 他避免了多少戰爭 他減少了多少白白犧牲的生命 微管仲 吾其被髮左衽以啊

然而你看王安石 他的變法很好 為什麼無法推動

你看岳飛 這麼樣一個忠臣 為什麼會落得小人陷害的下場

懷才不遇之事常在

因為做人處事 實在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啊

看完我認為社會上是乎很多人包瓜我自己也是這樣子 (有時候)

不懂裝懂 … 很不錯的一篇文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