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當勞早餐

銘是草食性動物,所以「麥當勞早餐」這篇文章不是我寫的,原作者/出處不清楚,今天吃飯的時候在AVPClub上看到的,這寒冷的天氣中,看完感覺心暖暖的。從而發現我還是有感覺的,沒有因為準備基測把我自己機器化了……,露出久違且真實的淺笑: )

———-文章開始———

在我家附近,開了一家新的麥當勞。耀眼的M字招牌,馬上變成了一個顯目的指標,無論是指引車子裡的司機,還是指引肚子裡的蛔蟲。

而我,因為一直在外面求學的關係,所以始終沒有機會踏入這間距離我家僅只100公尺的世界級小吃,麥當勞。

直到那一天,我回家的那天,媽媽剛好回了澎湖,姐姐則去參加台南的朋友婚宴,平常食物香氣不斷的廚房,登時空蕩起來。偌大的家,剩下我一個。於是,我下了決心,踏入就在我家隔壁的黃色大M,麥當勞。
推開門,裡頭還是那樣清潔的讓人心曠神怡,麥當勞叔叔掛著親切的笑容迎接著我。於是,我點了一號餐,非常輕鬆愉快的找了一張靠窗的座位坐下,吃著美味的漢堡,思考著麥當勞為什麼會風靡全台灣的原因。

因為麥當勞行銷策略是針對「小孩」吧。再也沒有什麼偉大的願望,能比得上小孩滿足笑容的。
突然,我看到了兩個人,他們在一瞬間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因為他們跟這間整潔嶄新的建築物,一點都不搭配。他們是一個父親,還有一個小孩。

父 親身上泛黃的襯衫,東破了一個洞,西破了一個洞,沾滿了不知道是汽油還是黑油的油漬,一張臉略顯消瘦,尤其是被太陽不斷洗禮的皮膚,更顯得他飽受風霜,如 果我沒猜錯,他應該是個工人吧。而小孩跟他父親比起來,並不算太瘦,但是若是跟麥當勞裡頭,任何一個握著飛機跑來跑去的小朋友來比,他實在太黑太小了。

兩個人,慢慢的走進了麥當勞,從他們遲疑的步伐和四處張望的態度,可以猜測他們應該是第一次來到這種速食店。

「我們要一份薯條,一杯可樂,還要兩個豬肉堡…」父親結結巴巴的說著,「總共150元。」店員臉上依然是麥當勞招牌微笑。

「150元?好…好…」父親低下頭,用那隻又黑又髒的手,在口袋裡不斷的掏著,叮噹叮噹,一口袋的銅板,都撒在潔白的點餐桌上。

父親拿著銅板,慢慢的數著。「10元,20元,30元,40元,50元,55元,56元….」店員倒還沈的住氣,依然微笑,等待著顧客將手上的零錢點清。可是我已經看到幾個排在他們後面的年輕人,露出了不耐煩的表情。

突 然,原本都不說話的小朋友,拉著父親髒破的襯衫,嚷著,「爸爸,我要那個車車,人家要那台車車….」「車車玩具啊?」父親瞇著眼睛看了看那台玩具,又 轉頭問店員,「請問加這玩具要多少錢?」「要50元喔。」店員聲音微微提高,不知道是提醒父親,他手上的零錢可能不夠支付,還是為了讓他知難而退。

父親沒有說話,只是露出了為難的表情。幾條皺紋被擠在他烏黑的額頭上,嘴角卻揚起了一陣苦笑。這樣的表情,好深刻。讓我幾乎忍不住,想放下了手上的漢堡,拿出還在我口袋的五十元。可是最後,我卻沒動,因為我想知道父親的選擇。

「那…..小姐,抱歉….我不要那個漢堡了,一個漢堡就好了。」店員遲疑了一下,很快的按下更改鍵,一個可能是父親這輩子唯一一次吃到的漢堡,變成了一個玩具汽車。

也 在這個時候,父親點完了錢,他收起了僅剩在桌上的兩三個零錢,一手端起那個木質的盤子。另一手則牽起了小朋友的手。慢慢的走向他們的座位,那瞬間,我看到 了身為父親的驕傲。原本屈婁的身體,突然變得挺拔起來。而他的小朋友好興奮,不斷的跳著笑著,發出撲嚕撲嚕的汽車聲音,玩著他的新玩具。

我睜著眼睛,偷偷地看著他們。父親什麼都沒吃,只是掛著非常滿足的微笑,看著興奮異常的小朋友,一會玩玩具,一會抓著薯條,用各種姿勢品嚐這份得來不易的美食。

我靜靜的看著,突然發現,我必須找個地方,找隻筆,或許是網路,記載下當時父親的表情。他瞇著眼睛,非常疼惜的看著他眼前的小朋友,
那幾道皺紋又在他的額頭上縮緊,只是這次,他是真的笑了。不再是苦笑。而是一種非常滿足的笑容。

為什麼麥當勞能夠席捲全世界?

因為父母的愛,能夠席捲全世界。

我彷彿感受到了他那份滿足,低下頭,笑著把我手上的漢堡吃完。

【後段】

我吃完了漢堡,終於拿出了我口袋裡的五十元,走到了櫃台。「請再給我一個漢…」我話才說到一半,卻發現…那個年輕的女店員已經從後面端出了一個剛出爐的漢堡,對我微微一笑,然後離開櫃台,走向父子坐的那張餐桌。

走過我身旁的時候,她還不忘俏皮的眨了眨眼睛。「這個漢堡,已經有人訂了。」

  • Casky

    感同身受,曾經在麥當勞也曾看到這種場景,不過麥當勞其實也很有愛心,上次看到麥當勞的主管主動端著給客人(和你看到的父子一樣的家庭),且沒向客人索取餐費反而是免費提供。

  • 王★★

    我只能說:偉大的父親

  • 小弥

    最后铭买了个汉堡给那个大叔了么?
    最后那里看不大懂诶..